見證分享 Testimonies

2019/8/11 Sunday Testimony TJ 墨西哥短宣見證,Kitty Tsai

張貼者:2019年8月14日 上午11:39Seth King

大家好我是Jennifer Jonathan 小組的Kitty. 

這是我第二次去到墨西哥短宣,相同的地點,相同的行程,兩次中間只隔一個月,我問自己是不是真的有再走一趟的意義,拒絕很容易,say Yes...我需要一點理由。


第一次去主要是照看跟我們同去的,我在孩子的後面為他們禱告,協助他們去服事。而這一次我問主說,有什麼是你要我看到的? 

週六天的服事,我主動去跟遊民跟紅燈區的女孩們聊天我發現我跟他們沒有不同,他們的困難與軟弱,很多部分我也曾經經歷過,但是我很幸運,我走了出來。我的幸運來自于就在我最軟弱的那一刻,我抓住了神,授權給上帝來掌管我當時已經沒有活路的生命。 

一個遊民跟我分享他的故事,給我看他僅剩下的錢,告訴我他想做的事情,他說他已經一無所有,在街頭還會被搶。他時時刻刻都抓緊手上的銅板,即便幾個銅板也做不了什麼。我也曾經那樣抓緊孩子的手好像抓緊僅有的銅板,不知道晚上能去哪裡睡覺。我告訴那個遊民,要把上帝緊緊抓在你的手裡,如同你現在抓緊的銅板,因為我就是那樣才走出來的! 

我在紅燈區遇到一個性工作者,她的父母都在南方。我告訴他我也是一個人在美國,很多時候我想媽媽卻連電話都不敢打透過翻譯,那個女孩眼睛泛淚,那一刻我們突然失去了語言的隔閡,不再需要被翻譯,我們彼此都懂那種孤單無依。我們互相擁抱,互相安慰彼此,那一刻我們身處天堂。 


週日中午,有兩個受家暴而非常自卑又自閉的孩子透過我們一位短宣隊員的見證和鼓勵大大得著安慰和醫治,前所未有地敞開心跟大家一起玩。當我跟團隊去跟其中一位的媽媽聊天,她訴說她丈夫的暴力,以及她自己的心境竟然跟我的經歷如此雷同。 

感謝神,這趟短宣,所有的行程我以為我都知道了,可是神讓我看到不同于上一次的東西。我很容易把別人貼上標籤,但神卻讓我看到,我們彼此並沒有那麼大的不同,在他眼中,都是他所愛的,雖然現在失散,但他們終將被尋回。

2019/8/11 Sunday Testimony TJ 墨西哥短宣見證,Faith Lin

張貼者:2019年8月14日 上午11:24Seth King


大家平安,我是Faith,來自剛成立的Christie小組。

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有社交恐懼症,除非有必須公開露面,大部分時間我都是隱藏的。我在小組,因為害怕在大家面前發言,所以Ps. David給了我一個“免講金牌”,我在小組可以不用講任何話。周圍的人對這樣的我早就習以為常,我也樂在其中,從沒想過要改變自己。

但是,我在命運的捉弄下(跟一位小組家人打賭賭輸了)不得不去墨西哥短宣,我這平常連出門都會感到焦慮不安,更別提與陌生人交談了,短宣隊員該有的特質我一樣都沒有,我甚至禱告希望自己不要成為他們的阻力,所以我抱著大冒險的心態想要撐過這兩天。

在臨出發前的一次短宣培訓禱告中,神讓我在異象裡看到一個粉紅色的髮圈,上面有一點黃色的圖案。就在第一天下午,在教會服事兒童時,來了一個戴著鑲著金黃色粉紅髮圈的小女孩,而且她跟我一樣害怕人群,一直躲在媽媽的後面,無時無刻都緊緊抓著她媽媽的衣角,讓我看到了自己,但出於害怕,我不敢走到她跟前跟她說話。

第二天主日,我的隊員明明知道我的狀況,卻還叫我上台講見證,我竟然也莫名其妙地答應了,硬著頭皮第一

次站上了講台,我忍耐著自己的恐懼,牙齒都在打顫。在台上,我看到了那個小女孩,我終於鼓足了勇氣拿著麥克風對著她說:“不要怕,要勇敢為神來冒險。”小女孩的媽媽當場開始哭泣。原來六歲的小女孩在母腹中,她爸爸就對媽媽施暴。有一次父親家暴她的母親,媽媽緊緊抱在懷中保護著小女孩,從此之後,這個小女孩無論去哪裡都會緊緊抓著媽媽的衣角,也害怕跟人群接觸。

還有一個十歲的男孩在聽了我的見證之後大哭了起來,他也是家暴的受害者,每次來教會都一張大便臉坐在旁邊不發一語,從不與人互動也不參與任何活動,甚至還曾經對著牧師大吼說他不相信上帝。但在我做完見證後,他在主日學裡破天荒的第一次見他跟同學有說有笑,還做了手工活動。我自己也覺得有點不可思議。

我從來沒想過自己能做什麼,一向我就只想待在自己的房間裡,但這次,神竟然使用這樣的我,去安慰別人,讓我開始重新審思自己,認識自己。我周圍的弟兄姊妹都說,我變勇敢了!我問我自己:真的嗎?但至少,我現在能站在這裡公開拋頭露面做見證,認識我的人都要嚇死了吧,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我不知道未來的我會變得怎麼樣,但是,我相信,透過這次短宣,奇妙的事正在發生,有一天,我會回到Tijuana,再一次為主做見證。

 

2019/7/28 Sunday Testimony 柬埔寨短宣見證:天父的王子和公主 Wendy Li

張貼者:2019年7月31日 上午9:02Seth King

弟兄姊妹們平安!我是Michael & Jessie小組的Wendy

 還記得去年去柬埔寨短宣,我因為沒有臺胞證無法過境中國,到了機場被地勤拒絕登機嗎?這次當我們要

買去黎巴嫩的機票時,我跟神禱告,我希望這次是用美國護照旅行,如果四月份沒收到公民面試通知,我就不去了。禱告完隔天一我就收到面試通知了,但誰又知道要多久時間才能拿到公民和美國護照呢?這時我讀到Amazon創辦人說的這句話:『我選擇了那條不安全的道路,去追隨我內心的熱情。我為那個決定感到驕傲。』於是我決定去追隨神一開始給我的感動,去服事這些難民營的孩子跟婦女們!面試,宣誓,辦理護照……就在出發前兩天,及時拿到了美國護照,感謝主!神算的時間恰恰好!

 到達黎巴嫩的當晚已是凌晨,抵達住宿的地方已是半夜兩點多。大家一放下行李馬上集合討論隔天的流程及預備,因著時差長途飛行肉體是疲累的但我內心感動的是沒有一個人喊累,唯一關心的只有隔天早上的服事。隔天一早大家充滿喜樂帶領孩子們敬拜,講故事,讓他們透過繪畫跟天父對話,以體驗式的方式來經歷神。我們同工為一些大孩子們禱告服事,這些孩子們都說他們真真實實的感受到耶穌,真實地與祂相遇,是前所未有過的,我們都大受激勵。

 在出發前往Bekka難民營的前一晚,我們被告知發生刺殺的路上。當地同工考量到安全問題有可能取消行程,但神不就是差遣我們去服事難民的嗎?當晚短宣隊聚在一起為此禱告,心中都感到十分平安。隔天一早我們繞遠路但終究還是去到難民營了!

 在難民營服事,透過為孩子們戴上冠冕,傳遞給他們一個信息,不管環境如何,他們在天父的眼中就是祂最愛的王子與公主。我們請當地的同工來做這個先知性的動作並且為他們禱告,而我們則是舞旗巾來服事這些孩子們,我感受到神的愛如此的強烈,邊服事眼淚邊流。我注意到所有來參加的孩子們身上都帶著傷,我領受到

他們很渴慕被愛被擁抱,於是我們就代表耶穌緊緊地擁抱孩子們甚至忘了他們有多髒、忘了他們身上的異味、也忘了他們可能有頭蝨……

 Bekka服事結束往回走的路上,我做了的一個夢,是牽手的畫面。夢醒了之後我們經過某一個地點時我覺得好熟悉,這個畫面我曾在夢裡看過。接著往住宿點經過一個轉彎,我也曾在夢中看過。我感到神在對我說祂會牽著我帶我去很多地方!神知道為了這趟短宣,我一路趕辦護照!祂知道我選擇順服內心的感動,克服自己會暈車、怕髒、怕熱……種種的恐懼和擔憂,只單單為了順服祂放在我心中的感動。

 這次的短宣服事對象主要是難民營的孩童與婦女,但是我們一路上不論是當地的同工,或是接待我們的人,只要是有需要的,我們就為他們禱告。就像聖經上所說的門徒們出去隨走隨傳,為人禱告。最後一天的早晨短宣隊聚在一起晨禱,聖靈帶領我回想這一路的過程。眼淚流個不停!

 謝謝先生的支持,我不在的期間,一打四,謝謝所有真道家人的代禱與支持,謝謝我親愛的團員們,我們不只是服事孩童和婦女,我們也彼此服事彼此造就成全。正因為我們每個人的不同而成為如此堅強的團隊!榮耀歸給神!

2017/7/14 Sunday Sermon, 黎巴嫩短宣見證:尊榮逃離家園的婦女們,Jessie Yao

張貼者:2019年7月18日 上午9:40Seth King

首先我需要感謝我先生謝謝他支持我一打三讓我能夠完成這趟宣教之旅。我也想再次尊榮這些在家照顧小孩的英雄爸媽可以請你們起來接受我們的熱烈鼓掌嗎?

再來我要感謝在宣教旅程中牧師與弟兄姊妹們為我們代禱的訊息因為當地的網路不是隨時都有但是每天早晚休息時,看見大家的代禱文,真的是不斷的感謝神給我們一個大家庭,讓我們感受到我們是一起去一起回來的。也謝謝大家,不斷供應食物給在家照顧小孩們的英雄爸爸與媽媽,關心他們的所需,在你們身上我看到也非常感動的是,真道的家人真的是彼此相愛,耶穌說服事在最小的一位弟兄身上,就是坐在在祂身上,好不好給自己最大的掌聲,也把這份榮耀歸與神,紀念你們每一位的擺上。 

我真的是愛上宣教,就像牧師跟大家說的一樣,宣教會上癮的(我想我先生現在應該在冒冷汗中

我真的在每個短宣隊員的身上,看見他們願意為神擺上的心,那份願意為彼此犧牲的愛,在大大小小的事上都能看見。我這輩子都不會忘記,當我們婦女事工在服事敘利亞逃出來的婦女們他們沒有身分沒有工作只能偷偷摸摸的打黑工被抓到就直接遣返。他們非常思鄉,但現在戰火還是不斷,回去真是遙遙無期。我們為我們能夠在舒適的環境,與自己家人生活在一起感恩。

在那裡認識一些難民是靠農場摘水果維生的,他們所賺微薄的薪資,除了照顧一家人還要支付他們向政府租用的帳篷租金。每位婦女平均生56個以上的小孩,有的丈夫在逃難時失去聯絡,多半是被抓去打仗。


我服事的一位婦女她的丈夫在戰爭中失明了,無法離開黎巴嫩,所以她自己帶著孩子逃出來,與丈夫失聯,當下我為她腰跟下半背的疼痛禱告,她說疼痛指數是10,就是非常痛的意思。當我禱告完後她感受到平安,神醫治她的疼痛,她開心的抱著我,很開心的跳著喊著“哈里路亞!”聖靈做工很強烈,神很多膝蓋與腳疼痛受傷的婦女當場得醫治,我們經歷神很深地觸膜每個人的心,親自給予安慰。當我們用旗舞來服事他們時,很多的婦女都低下頭來擦眼淚。

在去黎巴嫩前,我們領受的異象是要尊榮她們給予她們公主般的待遇,所以在婦女服事中為她們溫柔,尊榮塗精油與乳液按摩,為他們按摩頸肩,幫他們擦口紅,照鏡子,告訴她們神看她們是美麗的,神非常愛他們的。當我們婦女短宣團隊排成一排為她們擦手時,深深感到神就在當中。我們拿起乾淨的小毛巾,邀請她們把手遞給我們時,我們就像耶穌為門徒洗腳一樣,我們知道神要使用我們給予她們祝福。有一位老婆婆很不好意思把她又黑又髒,長滿繭與破皮的雙手慢慢的伸過來給我,我看到她乾裂的手,我滿臉笑容的看著她,用毛巾輕輕的一根一根的擦拭她的手指,她的眼睛開始泛淚,嘴裡唸唸有詞的說著阿拉伯文,雖然語言不同,但是我們知道神的愛正觸摸著她的心,她很感動的請人幫忙翻譯,他說“從來沒有人這樣對待過她,這裡是個完全不一樣的世界,彷彿來到了天堂一樣。”


有一天我們去探訪當地難民營,第一是可以看看她們的需要?第二是我們可以近距離的接觸她們與他們建立關係?

當我們短宣出發前的一次訓練中,David牧師請大家禱告問神,有沒有特別哪一個人是特別神要我們為他們禱告的,把看見的特徵寫下來,或是把它畫下來。當天我領受一位穆斯林的婦女,頭圍著紫色的頭巾,而且眼下有一顆很大顆的痣,我把她畫下來的特徵,分享給坐我旁邊的一位姐妹,請她幫我記得去到宣教的時候,一起找到這位婦女。神真的太奇妙了,結果我們被分到同一隊去探訪,這位姐妹指出了這位在我出發前就在異象中看到的婦女,透過她的提醒,翻開了畫中的圖畫,對比印證完全符合。我們為她們家祝福,弟兄也尊榮一家之主的先生,我們看見與聖靈一起服事真的非常輕省。

每天坐在車上或晚上回招待所都會聽大家分享他們見證,就宣告見證會複製見證,神一定還會再做一次!我們雖是去服事、幫助他們,但是其實最大的得著終究還是自己,我要封存這份感動,繼續讓神使用我,我在這請差遣我,已經開始期待下次的短宣之旅,要繼續與神冒險。

2019/7/14 Sunday Testimony, 黎巴嫩短宣見證:慕思鄰的下一代,Helen Yu

張貼者:2019年7月18日 上午9:12Seth King   [ 已更新 2019年7月18日 上午9:42 ]

    很感恩能參與這次的短宣, 最初我想要去的最大原因,是因為我想去見證現在神在中東穆斯林中間正在做的事情,因為這個出發點,我就報名了。我報名後發覺我能這麼快做決定,絕對不是出於我自己的意願,而是出於神的引導。雖然出發前我很緊張,因為我的腸胃比較敏感,已經做好水土不服心理預備,並也請我的代禱者特別為我的身體禱告。

    感謝主,在黎巴嫩的10天裡,我的身體狀況非常好,一點水土不服的症狀都沒有,這真是神的保守。

     在這次的短宣,我感受到團隊合一和彼此相愛的重要性。舉一個例子,我們6個女生住在只有一間廁所的房子裡,居然沒有出現擁擠的,沒有搶廁時的情況,而且每一個人每天都能漂漂亮亮的出門,聽起來雖是一件小事,但光想到平常一個女生要預備好出門可能

會花的時間,這真是奇蹟,也是合一和相愛的象徵。除此以外,我們團隊在服事的時候也是彼此的支持和順服。

     這次的短宣,我認識了一個民族,他們叫Kurdish, 庫得族。這個民族大多是穆斯林,但他們對福音是特別敞開的。這次的服事中我們認識了好些庫德族的基督徒,他們大多是敘利亞難民。在黎巴嫩,敘利亞的難民是沒有前途可言的,他們不能合法的工作,也無法支付學校的費用。當我接觸這些只有20幾歲的年輕庫得族時,我卻沒有看見他們因自己的遭遇或者生活的環境而抱怨,或者放棄,反而他們帶著使命,用自己僅有的才能去教導自己民族和那些敘利亞難民的孩子。他們更是盡心盡力的將自己所經歷的耶穌傳遞給孩子們。

     他們是如此愛自己的民族和國家。這樣的青年,讓我非常的感動。在短宣隊出發前,神已經將這群的本地的青年領袖,highlight出來給我。在兒童營,我們的團隊去服事這些的青年領袖,為他們禱告,神讓我們看到一些圖像,我們就用異象中看見的圖像來為他們祝福和宣告。其中一個同工問我們,“為什麼你們都知道他的需要”。我們的隊員就回答開玩笑說 “because we are your Chinese mom”。感謝神使用我們的禱告去安慰,鼓勵,造就這些的領袖。肯定他們,他們所做的是蒙神喜悅的。我相信神會用他們這一代的青年領袖來興起下一代的穆斯林孩子歸向耶穌。我在黎巴嫩領受到,不管穆斯林為自己生多少孩子,這些孩子將來都會是屬神的孩子。阿們!



    最後,有青少年的家庭,若明年還有機會去黎巴嫩,我非常鼓勵你們可以帶著孩子一起去。不要覺得他們去能去做什麼?神可以使用每個年齡的人來完成他的心意。除了學習跨文化的服事外,我相信我們的年輕孩子也會被這些帶有使命去服事下一個世代的青年領袖所激勵的。

2019/5/12 Sunday Testimony 婚姻恢復見證 - Lewis&Xingshuo

張貼者:2019年5月15日 下午7:53Seth King


(林佳)1216号是我人生中最黑暗的一天。我犯了天上的法,也犯了地上的法。那天晚上,我太太出门几个小时不回我的短信,踩了我的地雷,我们起了很大的争执,我竟然动手打了她耳光,为了这事,我吃了官司。暴力在我的原生家庭中司空见惯,父母会用砸东西,相互扭打来发泄情绪。小时候的我就暗暗发誓,绝不在婚姻中吵架,砸东西,更不会打人。没想到我自己竟然成为婚姻中的施暴者。

(星星)我成长在充满暴力的家庭,妈妈一次次无底线的原谅爸爸的言语暴力、肢体暴力和婚姻出轨,却并没有换来好转,这样的生活持续到我14岁他们离婚。我16岁时来到美国做交换生,逃离了中国。19岁,我患了重度抑郁症。24岁时我结束了第一段婚姻,从美国逃到了新西兰做半年的交换生,并在教会小组里遇到林佳,接着受洗。结婚两年我们就有了一对可爱的儿女,表面上是令人羡慕,但许多问题开始在我们的婚姻里展现出来。一开始是检查手机、控制社交网络,慢慢就发展到限制跟朋友见面,甚至跟家人

出门也必须报备,一有矛盾就恶语相向。我对婚姻的底线,就是丈夫不能家暴,怎么样都行。

(林佳)在婚姻中,我越来越掌控,如果太太不按照我的方式去做,我就会发脾气,恶言相向,吵架变成家常便饭。当时的我执迷不悟,想用更大的力度来控制对方,以达到我的目的。我的婚姻就像手上的流沙,越是握的紧,越是流走的快。终于,事情发生到不可收拾的地步。我过了她的底线,我的太太坚持要和我离婚。

(星星)我跟自己说妻子要顺从丈夫,然后催眠自己一遍遍照他说的方式改变我自己,一直让步,频频向他道歉。我变得越来越沉默,麻木,不再回应,封闭自己的情绪。我们的婚姻关系越来越僵,事态也是愈演愈烈。终于在去年12月,我在睡梦中被丈夫打醒。对那天晚上最后一点清晰的记忆,是我让闻声冲来房间的大姨赶快把孩子抱走,看到儿子惊恐的眼神,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之后的一个多月里,我因为脑震荡无法开车、工作、学习甚至正常生活,原本报名加州律师执照考试也无法参加。家暴发生的第二天,医院验伤、报警后,林佳就被带走了,我们也正式分居。作为律师我知道自己的法律权益。

(林佳)在绝境中,我向牧师说明了我的情况,并诚心来到神的面前悔改祷告。牧师帮主找到暴怒和掌控的根源,为我做了医治修释放,破除我的内在誓言和魔鬼的谎言,再次用耶稣的宝血覆庇我,并宣告我不再陷入仇敌的网罗。牧师告诉我,要操练向对待皇后一般来对待我的妻子。

(星星)事情发生后不久,中姐来看我,帮助我破除了多年的内在誓言。她带着我为我祖先和自己犯下的过错认罪悔改,求圣灵医治我受曾受过的侵犯和伤害,原谅所有伤害过我的人。我意识到,如果关系里没有健康的界限,有一方无限退让,只会让另外一方更加暴虐。我也意识到如果我们不作出改变,那么我们的孩子们会默认这样的相处模式,也将这样的模式带到他们以后的关系里去。


(林佳)半信半疑的我开始操练牧师对我的建议,善待妻子,勒住舌头,我不再逼着对方做她不愿意做的,不再对她的行踪掌控跟踪,学习信任和接受对方原本的样子。奇迹就在这时发生了,我变轻松了,太太开始慢慢接受我、原谅我。我们的关系开始恢复,甚至比以前更好,更和谐。我们彼此学会“Say NO! ”来拒绝对方不合理的要求,建立健康的界限。

(星星)这几个月,我和林佳将全部精力放在了寻求神和重建婚姻上面。我们互相进行婚姻存款,每天一起开声祷告,找心理咨询,做婚姻辅导。三周前,在教会的婚姻课上讲到夫妻关系里恩慈的爱,圣灵感动我泪流满面,跟林佳第一次说出了原谅,也修复了我内心的破口。

(林佳)牧师还建议我们夫妻天天操练存款,按着对方能接受、喜爱的方式来服事对方,我要做主动做出改变的那个人……所有的事情都因着我们生命的翻转而进入祝福里面。我的太太也因而成为我的“皇后”!

(星星)在这几个月我经历了神身体和心灵上的医治。我的妈妈因为担心我的状态特别从中国赶来,看见神在我们婚姻中所做的工,我妈竟然决志信主了。我身边开始不断有婚姻出现情况的姐妹找我聊天,而我也能用我的见证给别人带来希望。

(林佳)透过认罪悔改,设立健康界线,彼此尊荣,我和我太太都能够活得更健康自由。我们的关系大大的被恢复。透过真实的悔改和倚靠神,神赐下了好消息,我的家暴诉讼案件被撤销了,神给了我第二次的机会。

(星星)现在的我,不再受任何人,经历和过去原生家庭的辖制,我能勇敢表达自己的感受,拥有一份真自由。感谢赞美主,点亮我婚姻的光,希望通过我们的见证,能将这份祝福和温暖带给婚姻关系里挣扎的兄弟姐妹们。

2019/4/21 Sunday Testimony 2019 生培招生見證 - Julia Liang

張貼者:2019年4月26日 上午10:27Seth King

大家好,我是2015 年进入生命培训学院,第十三届的毕业生Julia. 今天要跟大家分享上完生培后的感想。

 2015 年,我选择上生培是想要更系统化地了解圣经的教导。但在生培的课程中,资优老师们的讲解不但让学生们更了解圣经,也无形中注入了天国的价值观。使我更了解神的属性,更认识自己的身分。改变我思考的模式,并朔造我的品格。

生培的装备课程使我更明白神的心意和祂在我生命中的呼召和命定。在课堂中,老师讲到亚伯拉罕是一位与神同行的人。他对神的信心和顺服是我们值得学习的。同样的,当我们接受耶稣基督成为我们的救主后,就开始写自己与神的信心故事。不断地学习,跟神建立更亲密的关系。

亚伯拉罕被神差派。他鼓起勇气,毫无保留地跟神说我愿意,用信心,踏出舒适的家园,去往未知之地,也就是之后的迦南应许之地。

在我生命的旅程中,神呼召我在旗舞敬拜上服侍。每次

当我对神的呼召说我愿意时,神就使我经历到他的信实,良善,恩典,和爱。

这个月,我有机会到菲律宾短宣,通过教旗舞课程,祷告和敬拜,祝福菲律宾的人民;并以先知启示性的服事祝福那里的土地和原住民。我也有机会到菲律宾最贫穷的角落,探访,送粮食,为他们祷告,求神医治人们的身,心,灵。我们的短宣队举起耶和华尼西的旌旗,传扬祂拯救的福音直到地极。

我在这里鼓励每位即将要毕业的生培生参加短宣。在短宣中用神的眼光看世界,用神的爱去关怀每个孩子,聆听圣灵并与祂同行。鼓励还在犹豫的弟兄姐妹们报名下一届的生命培训学院。

谢谢大家。

2019/4/14 Sunday Testimony Kenya 生培招生见证-Lewis Lin

張貼者:2019年4月17日 下午1:55Seth King


我是Michael & Jessie小組的Lewis

讀生培是個很奇妙的過程。

我和我的太太是在紐西蘭的奧克蘭北岸靈糧堂認識。2016年我們定居在南加州,然後連續有了一對兒女。在委身真道靈糧堂的前兩年,因為孩子太小,我們很難有規律的屬靈生活。生活的壓力和繁忙的瑣事中,我和太太的關係每況愈下,經常吵架、冷戰,家不是家,而是戰場。在一次的爭吵後,我們進行了一次長談,決定需要回到教會。我們需要力量把家、婚姻帶出戰區,進入神的國度。因為如此,我們加入了真道靈糧堂的大家庭。

在一次主日,我聽到生培的招生資訊,一些關鍵字讓我異常的興奮:尋找命定、婚姻關係、Leadership等,這些都是我很感興趣的主題,我心裡的渴望一下被激發出來,迫不及待地詢問相關的資訊。經過一系列的準備後,我終於如願以償成為15屆的生培生。

讀了生培後才知道,這是神對我的呼召,吸引我來更多的來認識他,渴慕他。在學習過程中,我學會了禱告,求神來翻轉自己和家庭,通過開聲禱告與宣告來釋放神的大能。看到我的改變,我的太太也跟著我一起開聲禱告,每天晚上為著自己、婚姻、家庭,還

有我們生命中一切事帶來到神的面前,獻上我們的祈求和感恩。借由禱告,神的大能開始運行在我們中間,我們的生命經歷翻轉,家庭變得和睦,原來家裡彌漫著戰場的硝煙,現在是愛的湧動。神讓我們的婚姻再次蘇醒,我和太太的關係進入前所未有的親密裡,我們有更多的精力來陪伴孩子、應付生活中的一切事物。

改變不僅僅只發生在我的家庭。在信仰上,我更深的堅定“耶穌是主”的信念,通過對聖經的進一步研讀,很多新的亮光被發掘,以前一知半解的經文,現在會有更深一步的瞭解。實踐中,我會更多的渴求聖靈充滿,通過禱告及宣告釋放醫治的大能。我的生命在被翻轉。

持續不斷的操練讓我對神的信心不斷添加,這次的Kenya短宣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從短宣的預備,去到Kenya,到回程,我都看到神為我開路。

短宣的資訊是去年10月聽到的,一開始心裡有感動,覺得這是對我的呼召,我的專業正好可以用到。但是心裡懼怕慢慢開始消滅感動:“我可以請到假嗎?家裡我太太一個人帶兩個小孩可以應付的來嗎?萬一去到那裡我做不了怎麼辦?”等等一系列的問題慢慢湧上心頭。雖然口頭上答應了惟中牧師,但心裡有一萬個不確定。

儘管心裡不確定,但是我還是參與了短宣的籌畫,在接下來的幾個月裡,一個聲音慢慢的變的明顯,“順服神”。我知道聖靈在對我說話。我對神禱告說,如果這是你對我的差遣,我就去,我要完全順服與你。

奇跡就發生在我放下自己的時候。買機票的時候,得到的消息是拿不到假期的,臨行前一周老闆突然准了一周的假,半小時後,上面突然派下新任務,若晚半小時,事情將會被改寫。個人還有件私事,若是不能即時解決,肯亞也去不了。但臨行前一周,這件事被處理了。工作和這件私事完全不在自己可以控制的範圍內,但神卻開門。這是神雙重的神跡與印證!小組的一對夫妻在我臨行前搬到我家,徹底的除去了我對我太太一人帶兩小孩的擔憂,就連費用也被籌集出來。在

生培的裝備過程中,有機會實際操練信心,學習信靠神。我心裡有確據,神要借由我來祝福Kenya,要在那地那民中間彰顯他的榮耀。

讓我們先來看一段Kenya短宣的影片:

(Slide 1 - Video)

在服事過程中,我經歷了許多神跡。比如我們在油漆這面牆時,先用投影儀將設計稿投影在牆上,然後繪製出來。當天的太陽光很強,牆上幾乎無法看到投影。我們在牆面前搭起一個臨時的帳篷,無奈還是太亮。我就開始宣告,太陽要被雲遮住。大概30秒後,太陽就被雲遮住,而且時間足夠長來完成繪製輪廓的過程。

有一天Pastor Sam感到身體不適,冷汗不斷,並躺臥在沙發上。我走上前去,為他禱告,宣告他的身體得醫治,病痛立刻要離開。剛阿門完,Pastor Sam就坐起來,說沒有冷汗了,身體沒有之前的不適,他起來就走出門去,不久就開始參與油漆教室的工作。

短宣歸來,我深深的知道,神透過我們的服事影響和改變Kenya的孩子們。翻轉他們的生命,進而翻轉這地,將神的祝福和同在帶下。我們通常會認為短宣是去祝福別人,我在這次旅程中感受到自己的信仰被堅固,能更多的依靠神,看到神在我生命中的已有的祝福,並能思考如何珍惜。

回到之前的主題,你們會問:這次短宣和生培有什麼關係?我的答案是:信心。

從短宣的預備到回程,我的信心被極大的提升,我也看到只要宣告,神就會成就。我們的神是願意和我們一起冒險,一起與我們來彰顯他的國度,一起來將愛傳遞出去。

兄弟姐妹們,你們願意來經歷神跡,與神來冒險嗎?渴望在信仰上更多的紮根在聖經的話語裡嗎?願意大有信心,用“我願意”來回應神的呼召嗎?我邀請你來讀生培。

哈利路亞,將榮耀歸給神!

2019/4/7 Sunday Testimony 生培招生見證 - Wendy Lu

張貼者:2019年4月13日 上午10:28Seth King

各位弟兄姐妹們平安,我是Michael & Jessie小組的Wendy,

 之前教會請了Lisa Max來帶領親職教育特會,在特會前她的兒子說神透過他跟我說『要帶我經歷一場冒險之旅!』。

 我有四個孩子,一開始我完全沒有想要報名。畢竟這不是個短暫的課程,而且星期六

還要來上課。但我想著,從婚後有了孩子,在家已經待了很長的時間,對生活整個失去熱情。如果我可以活到80歲,那生培這一年半只不過佔了我人生大約1/50的時間。而如果我什麼都不做,很有可能繼續在家過著日復一日的生活,甚至滑滑手機就過了。因著這個想法加上那陣子從神而來的感動讓我對生培有期待,更渴望與神有更親密的關係。於是我報名了生培!

 新生訓練第一天,神就送給我『勇敢』兩個字。要我勇敢地與祂一起冒險追夢!

進入生培後,每次去上課都覺得很開心。一開始我以為會是很八股的內容,但完全不是。雖然是透過視訊的方式上課,但神仍舊是透過螢幕觸摸每個人。記得有堂課,講師要我們安靜下來默想用寫信的方式與神溝通交流。我寫著寫著感到神正在讀我的信,聖靈觸摸了我邊寫眼淚邊流。在課堂上有很多操練的時候,常常神就是透過這種時候來對我說話。修剪我生命中的枝子,使我成為更好的人。也因著心中的渴慕,很快得我發現每當我禱告尋求時。總是可以很快地聆聽到神的聲音,這是之前不曾有過的。

 

前南非總統-曼德拉曾說『生命中最重要的事不僅僅是活著,而是我們給他人的命運帶來了何種不同。這才是生命的意義。』在生培影響我最深的是-參與大大小小的服事及真正走出去宣教。信主時從未曾想過宣教會跟我有關係,直到去年我去了柬埔寨。在夏令營中看到那些孩子們臉上的笑容,感受到神的愛充滿著我的內心。於是我真正地體會到牧師說的-宣教是會上癮的。

 有人跟我說我變得不一樣,我想是神恢復了我的熱情,神恢復了我女兒的身份。如果你也想與神更親近、渴望自己的生命能有所不同,那請一定要來生培。今年就報名吧!不要再等待,機會總是稍縱即逝,永遠找不到恰到好處的時間點。

最後,感謝我先生的支持及成全,將榮耀歸給神!

2019/3/31 Sunday Testimony 方舟營見證-Jay

張貼者:2019年4月4日 下午6:14Seth King

弟兄姐妹平安,我是 Nancy 小組的 Jay, 今天我要來分享我在方舟營的經歷與見證。

 在參加方舟營之前,我長期處在嚴重的壓力下;我需要一個人承擔起很多超過我同齡人或是作為兒子所應當承擔的。時間久了,我對壓力變得麻木無感,偶爾還會有突發的恐慌讓我拒絕與人溝通,孤立自己,陷入一個自我放棄的狀態。

 

原本我們在國內過的還算是富裕生活,90 年代末遭遇經濟風暴,一夜之間我們失去所有財產。父母決定離開海南來到美國重新開始,那年我 12 歲。我的父母沒有受過太多的教育,對他們來說,能夠供應我的食衣住行就是他們的極限了。父母最大的期盼就是希望我在成年之後能夠承擔整個家。他們時常用非常負面,極端與偏激的話語來刺激我,希望磨鐵成鋼,我開始懷疑自己存在的價值。一直以來,我渴望擁有父母的關愛,在遇到困難時,得到他們的保護和支持,但往往我所得到的回覆就只是你不愁吃不愁穿,哪來的壓力?”對我人生其他的一切他們不聞不問,漠不關心。

 方舟營的第一個晚上,當惟中牧師說到有誰從小到大都沒有被你的父親擁抱過,請舉起你的手。我很努力的去回憶,卻完全沒有任何的父親抱過我的印象。當我舉起我手的時候,並不知道將會發生什麼事。一位弟兄隊工走過來,代替父親擁抱。那時候,我的眼淚像瀑布一樣的流下來,無法停止。在聖靈的感動中,我決定原諒我的父母,相信神將會在我與父母關係中做的醫治釋放的工作。

 第二個晚上,我被聖靈充滿,當時仍繼續渴望著能夠跟父母建立更好的關係。忽然間,聖靈對我說 在聚會結束之後,用你能接受的方式對他們說對不起!”…聖靈告訴我說,祂將要來恢復我和父母的關係。就這樣,在這堂課結束後,我用發短信的方式對他們傳了“對不起”三個字。那些強烈的壓力頓時脫落,我感到非常的輕鬆,心中無比平安。而也在那個時候,我爸媽因為突然而來的“對不起”三個字,驚訝到以為我要終止我的生命,立刻跟我聯絡,給予我過去不曾有過的關懷。

雖然沒有很多的解釋,但是我能夠感到爸媽對我的愛,我感到我們的關係開始改變,開始提升。

 在營會中,聖靈還醫治了我因為長期在壓力下所造成的身體疼痛。直到今天,回憶起整個方舟營我哭慘了,神的作為太奇妙!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總是低調安靜,比較慢熟的那個,但是在方舟營的最後一天,我竟然是第一個衝上前做見證的人。

 我對自己在方舟營的總結就是我要經歷神不單單只是一點點感動就好了,或是你平安,我平安就好,而是願意相信並且放手去經歷神,神是如此真實。我想要在這裡大喊一聲榮耀歸給神,耶穌,我愛你!

 

1-10 of 80